Designed by Nivash * admin *
 

[ 腦內世界。

Nivash

Author:Nivash
::nivash
::198*.12.23 ♀
::shanghai
::古董商品★人形愛好者

[←side::D→]
白鳳 Hakuho [Cp-Chiwoo]
白露 Hakuro [Cp-Chiwoo SWD]
草莓 Fraise [V-Rose]
子花 Pois [V-Sara]

◇ 戀物癖。
聲優。人形。手作。甜食。旅行。獵奇。
古着。森林系。田园风。dolly kei。

◇ logo。


 
 

[ 花事。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nivashx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 死與少女。

 
 

[ 吐槽的箱。

 
 

[ 異樣的薔薇園。


↑ Cloud Labyrinth
 
 

[ 被撕去的時光。

 
 

[ 意味不明。

 
     
 
.. 箱與少女... ...* all written by Nivash **
當記憶成為一種消耗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Written By Nivash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Wilde

* Written By Nivash [20100218]  
To love oneself is the beginning of a lifelong romance.
- 愛自己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
- 生活中只有兩個悲劇:一個是沒有得到你想要的,另外一個事得到了你想要的。

Written by 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Wild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 art romantique

* Written By Nivash [20091121]  
實際上,仇恨是一種珍貴的汁液,是一種比波吉亞家族的毒藥更貴重的毒藥,因為它是用我們的血、我們的健康、我們的睡眠和我們的三分之二的愛情製成的!我們不應該濫用!

From 「L' art romantique」
Written by Charles Baudelaire

 
 

Le spleen de Paris

* Written By Nivash [20091103]  
-人造天堂-

不過,這篇獻詞的理由是否被理解卻關係不大。對於作者的滿意來說,一本書能被理解是必要的嗎,除了這本書寫給的男人或女人?說到底,一本書為某人而寫是必要的嗎?至於我,對活著的世界沒有多大的興趣,就像那些通過郵局把她們的心裡話寄給想像的朋友的敏感而無所事事的女人一樣,我很願意只爲死人寫作。

From 「Le spleen de Paris」
Written by Charles Baudelaire

 
 

Le spleen de Paris

* Written By Nivash [20091013]  
人生是一座醫院,每個病人都渴望著調換床位。這一位願意面對著爐火呻吟,那一位認為在窗邊會治好他的病。

From 「Le spleen de Paris」
Written by Charles Baudelaire

 
 

華萊士人魚

* Written By Nivash [20090131]  
20090130_01.jpg

岩井俊二的書一本都沒有讀過,電影也未曾看過,只知道他很出名,也有遇到過賣他的電影全集的攤子,沒有入手,後來便再也沒有碰到過。
買他的書沒有什麼契機,只是覺得是本封面不錯的書,好像安徒生的《海的女兒》?因為書名有人魚字樣。

搬回家的前幾天,沒有翻。
今天居然一個晚上就看完了,好久沒有嘗試過,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看完一本小說了。

其實,看到1/3的時候就在想了,岩井俊二真的不是科幻懸疑小說家嗎?當然懸疑是還好啦,看到快一半的時候,劇情可以猜到個大半。
裡面的專業名字和傳說也讓人無法分辨真假……難道自從出了《達芬奇密碼》,寫書的人都喜歡搞得像專業學者一樣嗎?擦汗。

人類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學者們想知道。

人類和人魚到底是不是一樣的?
像人類一樣生活了十九年的人魚想知道。

其實所有人都是人魚,人類是人魚的分支。
很久以前,所有人類都生活在海洋裡。
只是一部分去了陸地,成為智人,一部分留在了海裡,成為水人。

故事是在講述一個愛情的故事,但是,好像又是在諷刺人類對於科學的迷信。
想瞭解世界上所有不為人知的事情,自以為是的做著所謂的探索未知和有益的事情。
其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卑微的好奇心罷了。

——人類有個壞習慣,總把語言當作特別重要的東西,認為對方如果能掌握語言,就可以判斷其為高智慧生物,所以,還試著教大猩猩和猩猩手語。
——您對那種研究持否定態度嗎?
——猩猩如果能同人類會話,那當然了不起,但如果就此評價它接近了人類的智慧,那就錯了,其實那只猩猩比人更聰明,因為迄今為止,還沒有人會說猩猩語。
——确实如此。

 
 

* Written By Nivash [20081123]  
他的手是虛的。
但卻伸向我
并脈脈含情地注視著我的眼睛。
安排并指出
另一種境界,另一番風景。
破碎的云,
昔日帶有一個個水銀窗口的明鏡。
無聲的話語。一條長廊——它的霧靄——,
一座座迷宮。

朦朧的陰影。
已經不存在但卻實實在在的人們,
訴說他們昏暗而且已被忘卻的作用。
沒有這個世界的世界,
沒有寂靜
只聽得
聞所未聞的無聲的寂靜
已被攤平。

一種色彩斑斕的虛無,
一種虛無的吶喊卻又默不做聲,
持續的焦躁不寧,雙腳和身軀
試圖離去,
那扇門
關著卻連插銷也不用。

要進去,要沉默。
大海在等。
手埋伏著,它總會獲勝,
攀緣和眼皮不能
擺脫這困境。

青藤已纏住肢體,
它們無法與眩暈抗衡。
光明已經形成。
一種象徵的刺耳的姓名。

要進去,是時候了。
那將是實際,將是
最終。
於是,
那扇門
將最終
一勞永逸地存封。

::「夢」 Elena Martin Vivaldi

 
 

無法照亮的暗

* Written By Nivash [20081116]  
死亡是花,只開放一次。
它就這樣綻開,開得不像自己。
它開放,一想就開,它不在時間裡開放。
它來了,一隻碩大的蝴蝶,裝飾細長的葦莖,如此健壯,讓它喜歡。

:: 「死亡」 Paul Celan

秋天從我手裡出來吃它的葉子:我們是朋友。
從堅果我們剝出時間並叫它如何前行:
於是時間回到果中。
在鏡中是禮拜日,
在夢中是一個睡眠的屋,
我們的嘴說出真實。
我的眼移落在我愛人的性上:
我們互看,
我們交換暗的詞,
我們互愛如罌粟及記憶,
我們睡去像酒在螺殼裡,
像海,在月亮的血的光線中。
我們在窗邊擁抱,人們在街上望我們,
是時候了他們知道!
是石頭竭力開花的時候。
是不安寧的時間心臟跳動,
是時間如它所是的時候了。
是時候了。

:: 未知 Paul Celan

 
 

謀害者

* Written By Nivash [20081116]  
——每當有個朋友死時,我盡力設法使自己相信我就是謀害者。
——那能幫助安慰你還是迷惑你呢?
——都能。

節選自「達利談話錄」

攻擊性。
即使,言語尖刻,狠狠的刺傷別人,也不愿意一絲一毫的示弱。
一種很糟糕的狀態。

原來,從來就不是什麽溫順的食草動物。
是面具封住了獠牙,還是僅僅是不在乎?
不可辨別。
只知道,越親密的人,可能越容易受傷。

誰也無法給誰救贖。

 
 

如月。二十。

* Written By Nivash [20080220]  
人有時會被自己的善良所損耗。乾脆的拒絕,乾脆的淡漠,乾脆的遺忘,都是不會有後悔的。那些能夠做到對我們有一絲一毫損耗的人,也許是曾經被給予感情、溫暖和信任的人。那些因為被利用被誤解被忽略被毆打,而廉價不值並且卑微的善良。它仿佛一個禁忌,不容得任何諒。這使人對一些正面的詞語,格外警。

但是這一切都不是善良的真相。善良永遠超乎其上,有著微弱而格外堅定的光芒。

善良是屬於自己的內心安定。

節選自「素年錦時」。

仿佛是冬天了,空氣中有蕭瑟的味道。生活的病態。他對我說,你其實就是要一個人在旁邊待著,但那個人是誰根本不重要。

節選自「素年錦時」。

 
 

「素」

* Written By Nivash [20080117]  
小說。散文。雜記。
買她的書,是無意識的事情,變成單純的習慣。

「清醒記」是在初中時讀完的,當時的唯一想法便是無法理解的流水賬,是飄零在溪水上櫻花,轉瞬即逝。
緩緩的沉入水底,沉默著堙滅。

那時,我是無法理解這個女子的,文字或是思想。
她讓我看到的世界,暗卻零散著溫暖。
她喜愛沉默的男子,喜愛淮海路古舊的別墅,喜愛中性而有點邋遢的女子,喜愛描寫悲劇和死亡。

她的書,我沒有完整讀全,幾乎七零八落。而如今也只記得一些片段,像是被割裂的天空,破裂的地方被怪異的顏色填補上去,有些甚至扭曲變形。

「素年錦時」是前些日子在學校邊買的,是過了幾個星期以後才開始翻看,如今也唯讀到六十多頁。
也許是仍然是一本與「清醒記」類似的生活雜技吧。

關於記憶,家族,感情,還有死亡。
淡定的情緒,如同記述一般。
她是一個不同的女子,堅強且孤立,如貓一般注視世界。
但,其實也只是身邊的事情,太遠大或者高尚的故事是不屬於更是不適合她的。
她不是學者或者文學家,在我眼中,她只是一個靜靜寫著生活和情感的作家,充滿思想,回憶還有堅強的情感。

卻能讓我明白了一些事情,比如死亡。
我並不是一個沒有經歷過死亡的人,很小的時候,就有親人的離去。
可惜的是,正真站在靈柩前的我,是哭不出來的,而僅是為了應景,硬是流下幾行清淚。
這不是說謊。笑。

——他們無法獲得對感情和生命的深入思考,死亡甚至成為他們操縱把玩的戲劇感。這是一種無知。

這種無知,也許是一種自私。
一種我永遠也無法改變的罪惡。

 
 
| TOP |

塔・LA MAISON.DIEV All rights reserved
[

FC2Ad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