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ed by Nivash * admin *
 

[ 腦內世界。

Nivash

Author:Nivash
::nivash
::198*.12.23 ♀
::shanghai
::古董商品★人形愛好者

[←side::D→]
白鳳 Hakuho [Cp-Chiwoo]
白露 Hakuro [Cp-Chiwoo SWD]
草莓 Fraise [V-Rose]
子花 Pois [V-Sara]

◇ 戀物癖。
聲優。人形。手作。甜食。旅行。獵奇。
古着。森林系。田园风。dolly kei。

◇ logo。


 
 

[ 花事。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nivashx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 死與少女。

 
 

[ 吐槽的箱。

 
 

[ 異樣的薔薇園。


↑ Cloud Labyrinth
 
 

[ 被撕去的時光。

 
 

[ 意味不明。

 
     
 
.. 箱與少女... ...* all written by Nivash **
當記憶成為一種消耗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Written By Nivash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Written By Nivash [20081123]  
他的手是虛的。
但卻伸向我
并脈脈含情地注視著我的眼睛。
安排并指出
另一種境界,另一番風景。
破碎的云,
昔日帶有一個個水銀窗口的明鏡。
無聲的話語。一條長廊——它的霧靄——,
一座座迷宮。

朦朧的陰影。
已經不存在但卻實實在在的人們,
訴說他們昏暗而且已被忘卻的作用。
沒有這個世界的世界,
沒有寂靜
只聽得
聞所未聞的無聲的寂靜
已被攤平。

一種色彩斑斕的虛無,
一種虛無的吶喊卻又默不做聲,
持續的焦躁不寧,雙腳和身軀
試圖離去,
那扇門
關著卻連插銷也不用。

要進去,要沉默。
大海在等。
手埋伏著,它總會獲勝,
攀緣和眼皮不能
擺脫這困境。

青藤已纏住肢體,
它們無法與眩暈抗衡。
光明已經形成。
一種象徵的刺耳的姓名。

要進去,是時候了。
那將是實際,將是
最終。
於是,
那扇門
將最終
一勞永逸地存封。

::「夢」 Elena Martin Vivaldi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無法照亮的暗

* Written By Nivash [20081116]  
死亡是花,只開放一次。
它就這樣綻開,開得不像自己。
它開放,一想就開,它不在時間裡開放。
它來了,一隻碩大的蝴蝶,裝飾細長的葦莖,如此健壯,讓它喜歡。

:: 「死亡」 Paul Celan

秋天從我手裡出來吃它的葉子:我們是朋友。
從堅果我們剝出時間並叫它如何前行:
於是時間回到果中。
在鏡中是禮拜日,
在夢中是一個睡眠的屋,
我們的嘴說出真實。
我的眼移落在我愛人的性上:
我們互看,
我們交換暗的詞,
我們互愛如罌粟及記憶,
我們睡去像酒在螺殼裡,
像海,在月亮的血的光線中。
我們在窗邊擁抱,人們在街上望我們,
是時候了他們知道!
是石頭竭力開花的時候。
是不安寧的時間心臟跳動,
是時間如它所是的時候了。
是時候了。

:: 未知 Paul Celan

 
 

謀害者

* Written By Nivash [20081116]  
——每當有個朋友死時,我盡力設法使自己相信我就是謀害者。
——那能幫助安慰你還是迷惑你呢?
——都能。

節選自「達利談話錄」

攻擊性。
即使,言語尖刻,狠狠的刺傷別人,也不愿意一絲一毫的示弱。
一種很糟糕的狀態。

原來,從來就不是什麽溫順的食草動物。
是面具封住了獠牙,還是僅僅是不在乎?
不可辨別。
只知道,越親密的人,可能越容易受傷。

誰也無法給誰救贖。

 
 
| TOP |

塔・LA MAISON.DIEV All rights reserved
[

FC2Ad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